崇祯死时身边为何只有一个太监?!

  明清两朝的更替,是历史上朝代更换中流血最少的一个,大量的明朝军人和文人投降了清朝,明朝末代皇帝崇祯有勤俭和勤政的名声,但死时身边也只有一个太监王承恩,孤家寡人的崇祯,用剑杀了长公主,然后吊在紫禁城的煤山一棵槐树上。而宋朝被蒙古灭亡时,丞相陆秀夫陪同皇帝跳海,金国被蒙古灭亡时,自杀殉国的比宋朝更多。请见附录。

  为什么明朝的皇帝如此的不得人心呢?这里有朱元璋数次大屠杀,也有他儿子朱坜腰崭大儒方孝儒,因为不为朱坜篡位正名,而屠杀了方孝儒十族,近千人,创造了中国历史之最。不但“杀儒”又“辱儒”,比如廷杖,还有文字狱不仅是明朝皇帝空前绝后的残暴,而且,皇帝还大量使用宦官,明朝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最大太监帝国,文人们如张居正和袁崇焕也要拍太监的马屁。由于皇权高度专制,宦官和特务在明代中后期发展到极为凶恶的程度,不仅如此,这些太监以及东场和西场等还雇用地方的流氓,鱼肉百姓甚至官员。请看下面的记载。

  (明英宗宠信的太监王振等人)专权害政,致国事倾危。家人外亲,皆市井无籍之子,纵横豪悍,任意奸诈,家人贸置物料,所司畏惧,以一科十,亏官损民。(《明史》卷一百六十四《华敏传》,4450页)弘治中,内官吉庆出守金齿路,选师恶少从行,括民财不遗锱铢,势若掳掠!(《万历野获编补遗》卷一“镇滇内臣”条)

  有时,皇帝,太监和流氓还勾结在一起,如万历时期二十余年的“矿税之祸”。(税监马堂至临清)诸亡命从者数百人,白昼手锒铛夺人产,抗者辄以违禁罪之。中人之家破者大半,远近为罢市。州民万余纵火焚堂署,毙其党三十七人,皆黥臂诸偷也。(《明史》卷三百五《陈奉传》,7808页)

  (万历二十八年凤阳巡抚李三才上奏)自矿税繁兴,万民失业。陛下为斯民主,不惟不衣之,且并其衣而夺之;不惟不食之,且并其食而夺之。征榷之使,急于星火,搜刮之令,密如牛毛。千里之区,中使四布,加以无赖亡命,附翼虎狼。(《明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五,1014页)

  武弁藉以夤缘,宪司莫敢讦问。所携家人头目,率恶少无赖,吞噬争攫,势同狼虎,致三军丧气,百职灰心。(《明史》卷一百八十九《孙磐传》,5011页)

  (梁永)请率兵巡花马池、庆阳诸盐池,征其课。缘是帅诸亡命,具旌盖鼓吹,巡行陕地。尽发历代陵寝,搜摸金玉,旁行劫掠。所至,邑令皆逃。杖死县丞郑思颜、指挥刘应聘、诸生李洪远等。纵乐纲等肆为淫掠,私宫良家子数十人。(《明史》卷三百五《梁永传》,7810页)

  武宗朱厚照还把大量流氓封为义子:“赐义子一百二十七人皆国姓。初,中官奴卒及市井桀黠,偶为上所悦者,辄收为义子。永寿伯朱德及都督朱宁、朱安为首,时有朱静等五人皆亡虏,亦至千户。自后赐姓者日益多云”(《明通鉴》卷四十四,1671页);他在兵痞出身的江彬劝诱之下东西游幸,“掠良家妇女数十车,日载以随”,至扬州更大肆搜掠妇女,连寡妇也不放过。

  魏忠贤是个流氓加赌棍,因没钱偿还赌债而自我阉割,当时的人们羡慕宦官的权势和富贵,因此,自宫成风。魏忠贤依靠各种手段权倾天下,众多官员助纣为虐,并为魏大建生祠,歌功颂德。这个时候,流氓恶棍们更是如鱼得水:“下及武夫贾竖、诸无赖子亦各建祠。穷极工巧,攘夺民田庐,斩伐墓木,莫敢控诉。”(《明史》卷三百五《魏忠贤传》)

  明朝到底有多腐败?王振家的赃物:金银六十余库,玉百盘,其它珍玩无算;刘瑾家:黄金一千二百五万七千八百两,银二亿五千九百五十八万多两;钱宁家:金十万五千两、银四百九十八万两;江彬:金十万五千两、银四百四十万两;冯保:金银百万余两,珠宝瑰异以万计;在严嵩藏匿转移了大部分资财之后,仍被抄出“黄金一万三千两零、纯金器皿一万一千两零、银二百零一万三千四百两”;从张居正家抄出“黄金万两,白金十余万两”,《天水冰山录》记载,明武宗流氓义子朱宁一人,他家产包括:黄金十万五千两、白银四百九十八万两、金首饰五百十一箱等等(见上海书店影印《明武宗外记》176页),等等。

  据《天水冰山录》记载,仅从严嵩家抄出的各种名贵绫罗绸布就有一万四千多匹、衣裘一万七千多件、帐幔被褥等纺织品二万二千四百多件;严嵩“有亵器,乃白金美人,以其阴承溺。”(《万历野获编》卷八“权臣籍没怪事”条)

  政府的腐败加上天灾,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 万历二十二年河南饥民已用雁粪为食、并人相食;二十八年至二十九年大旱,畿辅、山东、河南赤地几千里,三辅饥民“草木既尽,剥及树皮”,但明朝的皇帝这个时候却“此时赋税之役,比二十年以前不啻倍矣”(详见《明通鉴》卷七十一、七十二,《明史》卷二百三十三《陈登云传》等)。

  除了“矿税”外,宦官和流氓还控制:采木、织造、烧造、薪炭、采珠、官店、皇庄、皇店、盐政、河务等等,吕坤向朱翊钧哀陈:

  今天下之苍生贫困可知矣。自万历十年以来,无岁不灾,催科如故。臣久为外吏,见陛下赤子冻骨无兼衣,饥肠不再食,垣舍弗蔽,苫吣未完,流移日众,弃地猥多,留者输去者之粮,生者承死者之役。今国家之财用耗竭可知矣。数年以来寿宫之费几百万,织造之费几百万,宁夏之变几百万,黄河之溃几百万,今大工、采木费,又各几百万矣。土不加广,民不加多,非有雨菽涌金,安能为计?(《明史》卷二百二十六《吕坤传》,5938页)

  罗织善良,钳制命吏,召集海盗,架使大船,截海商,登岸劫杀。在在见告,惨于夷寇,波水为红!(《明神宗实录》卷三百四十六,6461页)

  荆商之困极矣。弟犹记少年过沙市时,嚣虚如沸,诸大商巨贾,鲜衣怒马,往来平康间,金钱如丘,绨锦如苇。不数年中,居民耗损,市肆寂寥。居者转而南亩,商者化为游客,鬻房典仆之家,十室而九。而中官之虎而翼者至矣,穷奇之腹,复何所厌?垂危之病,而加之以毒,荆人岂有命哉?(《袁宏道集笺校》卷二十二《答沈伯函》)

  以上就是明朝末代皇帝接班时的烂滩子,人心已散,加上崇祯自己的失误,比如残酷的杀死袁崇焕,让文武官员和百姓彻底对明朝失望了。这也是为什么李自成打进北京时,所谓最有骨气的明朝臣子不理睬皇帝,皇帝孤独的上吊的原因。《明史庄烈帝本纪》记载着崇祯帝自杀前所写的遗诏:“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临死说“诸臣误朕”,让人对他凄凉的死亡同情心大大减低,同时,也反映了明朝以往对官员的仗廷等等催惨之甚,也说明了,明代文人无耻者、贪生怕死者多于以前任何一个朝代。为什么明朝如此黑暗的朝代可以长命达近200多年呢?我想,这是元朝的功劳,元朝自己信仰教,让蒙古族的赏武精神消失,元朝还消灭了金朝和夏朝,让明朝周围没有什么强敌,直到弱小的满族慢慢的发展起来,先拿下朝鲜,再联合蒙古,结束了中国历史上的黑暗的一页,并出现了中国历史上长达上百年的康雍乾盛世,版图达到中国历史的最大。这里纠正一个概念,中国最大的版图不是元朝而是清朝,蒙古帝国有四大汉,元朝是其中之一(中原加蒙古),其他汉不属于元朝,而且和元朝有战争。元朝的面积约1100,小于清朝的1200~1300,成吉思汉在世的时候,还没有消灭南宋呢。顺便说一下,明朝的皇帝是回族穆斯林,这已经有台湾和国外学者考证过,并有专著出版。因此,从版图以及红楼梦等等方面看,满族的入关决不是什么历史的倒退,而是中国的幸事。

  6泰安州刺史和嘉速安礼(哈萨喇安礼) 女线安化节度使移剌古乌涅(伊喇古尼) 女线参政定海节度使王维翰 汉族 进士出身

  10宁海州刺史乌古论荣祖(乌库哩荣祖) 女线镇西节度使乌古论仲温(乌库哩仲温) 女线武州刺史完颜九住(完颜玖珠) 女线应奉翰林文字李演 汉族 进士出身

  22北京副留守术甲法心(珠嘉佛心) 女线同知顺州温迪罕咬查剌(温特赫雅齐堪) 女线鸡泽令温迪罕十方奴(温特赫实苏努) 女线节度判官蒲察??舍(富察济巴) 女线河北东路按察转运使高锡 汉族

  28左监军行帅府事乌古论德升(乌库哩德升) 女线参政河东行省李革 汉族 进士出身 30提控郭用 汉族

  36霍州刺史移剌阿里合(伊喇阿里哈) 女线左都监行帅府事纥石烈鹤寿(赫舍哩鹤寿) 女线同知河中府孟州防御使侯小叔 汉族

  40河东北转运使知彰德府黄掴久住(洪果玖珠) 女线右副监乌林答乞住(乌凌阿奇珠) 女线保大节度使知彰德府陀满斜烈(图们色hu默) 女线西安节度使尼庞古蒲鲁虎(尼玛哈富勒呼) 女线泰定节度使兀颜畏可(乌雅威赫) 女线汾阳节度使兀颜讹出虎(乌雅恩彻亨) 女线工部尚书权左都监粘葛贞(钮祜禄贞) 女线昭义节度使行帅府事纳合蒲剌都(纳哈富拉塔) 女线参议官修起居注王良臣 汉族 49登州判官吴邦杰 汉族

  50桢州刺史女奚烈斡出(钮祜禄恩楚) 女线同知上京留守温迪罕老儿(温特赫老尔) 女线懿州节度使高闾山 汉族

  54吏部侍郎安州刺史徒单航(图克坦航) 女线参政定国节度使李复亨 汉族 进士出身 56济宁令马骧 汉族

  61提控王禄 汉族 62北京宣抚使奥屯襄(鄂屯襄) 女线山东西路安抚使完颜阿邻(完颜阿林),本姓郭 汉族

  66保大军节度使完颜六斤(清代译名没有查到) 女线都监蒲察娄室(富察洛索) 女线葭州刺史纥石烈王家奴(赫舍哩王嘉努) 女线锦州元帅完颜仲亨 女线唐邑县主簿孛术鲁福寿 女线提控术蒲春儿(珠格绰尔) 女线邳州行省蒙古纲 汉族

  76华州防御判官(完颜巴锦) 女线辽东行省完颜阿里不孙(完颜阿里巴斯) 女线经略使完颜转奴(完颜专努) 女线凤翔万户完颜丑和(完颜绰哈) 女线日照县沙沟酒监时茂先 汉族

  4蓟7b洮府总管陀满胡土们(图们呼图克们) 女线德顺节度使爱申(爱新) 女线义顺节度使禹显 汉族

  10权唐危b刺史行帅府事乌古论黑汉(乌库哩海罕) 女线镇南节度使元帅术甲脱鲁灰(珠嘉罗海) 女线平凉判官杨达夫 汉族 进士出身

  14尚书右丞赤盏慰忻(持嘉乌新) 女线翰林承旨汴京留守乌古孙仲端(乌克逊仲端) 女线右司员外聂天骥 汉族 进士出身

  17御史大夫裴满阿虎带(费摩阿固岱) 女线户部尚书完颜珠颗(完颜珠赫) 女线奉御完颜忙哥(完颜莽格) 女线右副点检完颜阿撒(阿萨尔) 女线中京留守左都监行帅府事强伸 汉族

  22右丞相枢密使兼左副元帅完颜赛不(完颜萨布) 女线尚书右丞枢密副使完颜仲德 女线权参政乌林答胡土(乌凌阿呼图) 女线忠孝军元帅蔡八儿 汉族 26都尉毛全 汉族

  34礼部尚书石抹世绩(舒穆噜世绩) 女线应奉翰林文字宋九嘉 汉族 进士出身 36御史王国纲 汉族 37左监军任守贞 汉

  38签枢密院事草火讹可(额尔克) 女线平章完颜合达(完颜哈达) 女线郑州防御使乌林答咬住(乌凌阿耀珠) 女线副枢密使移剌蒲阿(伊喇布哈) 女线行省徒单伊都(图克坦伊都) 女线元帅完颜猪儿(完颜珠儿) 女线行尚书王宾 汉族 48行尚书卢芝 汉族

  49行省阿不罕奴十剌(阿布哈努先尔) 女线元帅完颜胡土(完颜呼图) 女线参政完颜奴申(完颜纳新) 女线枢密兼参政石盏女鲁欢(实嘉钮勒珲) 女线陈州行省粘葛奴申(钮祜禄纳新) 女线元帅夹谷当哥(瓜尔佳当格) 女线吏部郎中杨居仁 汉族

  63徐州元帅完颜庆山奴 女线许州元帅 古里甲石伦 女线 粘合仝周 女线关陕行省徒单兀典(图克坦乌典) 女线总帅纳合合闰 女线桢州金胜堡仆散胡沙(布萨呼沙)女线忠孝军元帅王山儿 汉族 75总帅元志 汉族

  我要评论作者:碧血染蛮夷时间:2006-05-27 11:19:075千万的汉人留发断头怎么不说?流血少?就比蒙古南下少了那么一点。举报3楼

  明清两朝的更替,是历史上朝代更换中流血最少的一个???据王秀楚《扬州十日记》记载,五月初二是各寺院僧人开始焚化积尸的日子,至于总共焚烧了多少尸体,按理说最后清点时才能得知。但王秀楚在五月初二这天紧接着写道查焚尸簿载数,共八十余万”,这显然是事后补上去的数字。近人张德芳根据有关资料考证,说《明史地理志》记载万历年间扬州人口为八十一万七千五十六”;《扬州府志》所载人口较为复杂,在成化、嘉靖年间扬州府属全区人口在七八十万左右”。这样,估计到了扬州十日”发生的1645年,扬州府人口不会超过一百万”。考虑到各种因素,这一年集中在扬州城里的人口至多不会超过二三十万”,八十余万”的数字似有夸大失实之嫌。 八十余万”虽是估计的数字,可是清兵屠城,血证如山。举报5楼点赞作者:波庞王朝时间:2006-05-27 12:49:22

  明朝的覆灭是必然的。。。明朝灾荒不断,清军觊觎。皇帝老儿不肯出钱,本来有人建议富人可以“助税”抗击清兵,但是崇祯不答应,让士兵将士自己创收,兵士淫毒百姓,结果引起农民起义~~而那伙富人在明覆亡后却成为大清新贵~~~真不知道现在那些歌颂明朝民族主义的人为什么不去反思历史汲取教训?举报6楼点赞作者:碧血染蛮夷时间:2006-05-27 13:45:17

  如果明朝真的那麽不堪,後世幹嗎還那麽多反清復明的? 明史 本身就是滿奴編寫的,在那個文字獄大興的年頭,能寫出什麽好東西來麽?歷史上有人提出“興復”的朝代也不過就漢和明而已,而復明更是持續200多年,可見明朝根本沒那麽爛举报7楼点赞作者:西风啸残月时间:2006-05-27 13:50:14

  作者:碧血染蛮夷回复日期:2006-5-2713:45:17如果明朝真的那麽不堪,後世幹嗎還那麽多反清復明的? 明史 本身就是滿奴編寫的,在那個文字獄大興的年頭,能寫出什麽好東西來麽?歷史上有人提出“興復”的朝代也不過就漢和明而已,而復明更是持續200多年,可見明朝根本沒那麽爛---------------------------------------------------持续200多年,终满清一朝,提出驱逐满奴的口号和民间反清起义一直不断,其根本还是出于民族仇恨考虑的,这在中国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从这点都可以看出满清统治的非法性!!!!!!!!举报8楼点赞作者:266时间:2006-05-27 13:58:46

  崇祯死时身边为何只有一个太监?!回答:别的都吓跑了!!!!举报17楼点赞作者:sycar时间:2006-08-30 19:49:35

  太监们都听说多尔滚不仅好女色,还好中间色举报18楼点赞作者:草小小时间:2006-08-30 20:10:42

  四川的百姓也都是被清兵杀光的~~后来还污蔑张献忠~!举报20楼点赞作者:e253874时间:2006-08-31 02:32:45

  红楼梦在什么朝代是?明有《永乐大典》,清有《四库全书》这2套东西什么性质?嘉定,扬州还有其他城市的血债呢?举报21楼点赞作者:小小寰球2015时间:2015-05-10 20:10:56

  本来就是一伙打家劫舍的强盗。树倒猢狲散,各奔活路。举报22楼点赞作者:克隆9996时间:2016-08-21 16:32:53

  新乐侯刘文炳、第左都督刘文惧、九十祖母瀛国公夫人,闻变时拣一大井,将男女子孙十六口尽投其中。纵火焚赐宅,火起俱投火死。

  驸马都尉巩永固,其公主先一年病殁,停柩在堂。有亲生子女七人,俱以黄绳缚至灵前,纵火焚死。大书“世受国恩,身不可辱”八字,前厅自缢死。

  襄城伯李国桢,贼破城招之使降,国桢道:“如要我降,依我三事:一不可发掘陵寝,二以帝礼葬先帝、先后,三不可杀害二王。”贼俱允从,遂易梓宫葬帝。国桢号哭往送葬毕,拔刀刎死墓下。

  阁老范景文,每见身为大臣不能在疆场做一番大事业,虽死无益。召对后绝食三日,常常饮泣入告,声不能续。十九日闻破城,向阙再拜号恸,行诰封妻陆氏柩前,即自缢。被家人赵兰芳解救,作诗一首,有“谁言信国非男子,延息移时何所为”之句,遂投井而死。

  户部尚书兼侍读学士倪元璐,十八日晡时,闯贼入彰义门,举家大哭。十九日寅时,闻各门已破,即衣朝服望阙四拜,复换冠带,南向拜辞老母。索酒酹所供奉关帝君前,对酌二盏。复出中堂南向正坐,吩咐家人道:“吾分当如此,意已决,毋得救。但我死后,须待皇上殓后,方可殓吾尸。切记!切记!”入书房自缢。三日后颜色如生,贼入见了惊避,不敢再入,家属得全。

  兵部戎政侍郎王家彦,守得胜门。门破,贼持刀叱降,家彦大骂不屈。贼连砍二刀,死于城楼。贼 遂举火焚尸,惨不可言。

  邢部右侍郎孟兆祥,守正阳门。贼入城,遂砍死城门下。寓所有子孟章明,系观政进士,闻变启知母亲,同妻三人,俱缢死堂上。山西一带地方从贼者众,一门四忠烈,真是天生成的豪杰。

  左庶子兼侍读学士周凤翔,十九日闻城破君亡,沐浴衣冠,向阙痛哭再拜,同二妾顿时缢死。遗书诀父道:“君辱臣死,君死臣焉可独生?况男复身居讲职,忝列侍从乎!忠孝不能两全,矢以来生再图奉养尔。”又做绝命诗一首,有“碧血九原依圣主,白头二老哭忠魂”之句。

  左谕德兼侍读学士马世奇,十九日尚未早膳,忽有数人闯入,口索骡马。家人告以没有,即持刀索银物。跄入搜检,果然没有,一齐奔去。马世奇道:“罢了,大事已去了。”沐浴更衣,捧敕命北面稽首谢恩毕,家人跪禀道:“家有太奶奶,老爷何可轻死?”马世奇道:“太夫人还有二相公侍奉,我不死,岂不玷辱太夫人?”乃南望再拜,从容自缢。二妾朱氏、李氏,相继缢死。

  左都御史李邦华,十九日闻贼破城,衣冠望阙再拜,题阁门板上道:“堂堂丈夫,圣贤为徒。忠孝大节,矢死靡他。”题毕,徒步往文丞相祠叩首再拜,口里吟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今日魂归天府去,子孙百世仰芳名。”立起身来大笑三声,缢死祠中。三日颜色不变。

  左副都御史施邦曜,十八日见贼逼京城,即以死自誓。贼既入,因出问长班道:“倪爷安在?”长班还报道:“倪爷已自尽了。”施邦曜入内,作绝命诗,有“惭无半策匡时难,唯拼一死报君恩”之句。

  翰林院左谕德刘理顺,十九日闻变,即自题壁上道:“成仁取义,孔孟所传。文信践之,吾何不然?科名既占,岂肯苟全?三忠祠内,无愧前贤。”与一妻二妾,俱缢死。其家属或投缳,或赴井,计一门死难共十八人。真是天地间稀有的事。

  翰林院简讨汪伟,闻贼至,即啮指,向夫人耿氏道:“吾不能生系贼颈致阙下,当为厉鬼击贼。”夫人道:“妾此夙愿,幸有同心。可毋使徐淑笑我。”十九日闻城破,夫人取一暖酒共酌。酒酣,汪伟索笔,大书壁上道:“身不可辱,贼不可降。夫妇同死,忠节成双。”正将就缢,汪伟在右,耿氏在左,氏对伟道:“虽遭颠沛,亦不可失序。”遂换转缢死。

  大理寺卿凌义渠,闻变,以首触柱,流血被面。把生平著述及批评诸书,尽皆焚毁。服绯正笏,向阙再拜。又南向拜父,遂举笔书片纸,付家人归报封公道:“男视死如归,含笑入地下矣。但父亲衰年无靠,病妻、弱子不堪回想耳。十儿尤放他不下也,弟可善抚之。”又与记室赵振之诀别,从容自缢而死。

  太常寺少卿吴麟徵,十九日坐西直门。是时喧传城破,急归署,将掌垣时所参驳事一一检出,付家人持归,片语不及家事。遂闭门作绝笔数语道:“祖宗二百七十余年宗社,移旦而失。虽上有亢龙之悔,下有鱼烂之殃,而身居谏垣,徘徊不去,无所匡救,法应褫服。殓时用角巾青衫,覆以单衾,垫以布席足矣。棺且速归,恐系先人之望,祈知交为矜许焉。茫茫泉路,炯炯寸心,所以瞑予目者,又不在此也。崇祯十七年二十日酉刻,罪臣吴麟徵绝笔。”正欲自缢,密友海宁孝廉祝渊来,排闼入见,相抱涕泣。吴麟徵道:“我壬戌登第,尝梦一人叉手向背,口吟文信国‘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之句。问路人云,是隐士刘宗周。我与刘同出,而刘先隐。今山河破碎,不死奚为?我陈整饬江南,枢臣不许;我请身任危疆,冢臣不许。天下事若可为,只索待之后人。吾生平所歉,唯少切谏几疏及《党鉴》一书编辑未成耳。”言毕自缢。祝渊收其尸,为之殓,面目如生。

  户科都给事中吴甘来,署与周凤翔相连。二月中,便与凤翔誓同殉节。又知事不可为,先托其子与好友漆嘉祖,求其训诲。至是闻变,乃作诗一律道:“到底谁贻国事忧,疾雷悄悄破城头。君臣危难乾坤晚,狐鼠干戈风雨秋。极目江山空泪洒,伤心仁义一身周。也巳漳颜郑ㄈ≈腋瓮蚬帕簟!碧獗希刑米早怂馈?河南道御史王章,巡视京营,时复敕他巡视各门。十九日,与科臣光时亨同守平子门,正并辔登城,贼破门而入。遇见守城二官,呼道:“你们归顺了,自当重用。”光时亨即下马跪拜乞降。贼三问,王章不应。砍中章膝,坠马踞地,骂不绝口。贼复砍三四刀,堕城下死。吏部员外许直,十九日闻变,写家书付家人,令之速归。旋更冠服,北向拜君,南向拜父。作诗六绝句,末一首道:“掷笔翻然辞世行,老亲幼子隔幽明。丹心未雪生前恨,青简空留死后名。”书毕,入室自缢。兵部郎中成德,贼临城,即致书约马世奇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我等不能匡救,贻祸至此,唯有一死以报国耳。年翁忠孝夙禀,谅有同心。”马世奇答书道:“吾党泰登仕籍,无能御捍多难,致势不可为,唯有死以报君恩耳。奇幸与明公携手及黄泉,应使黎丘生色也。预订斯约,毋忘息壤。”及闻天子柩停参庵,成德作祭文一篇,致鸡酒哭猷。归即自刎死。阳和卫经历毛维张,天子特命巡西城。十九日被贼擒去,缚送刘宗敏。逼令降服,毛维张大骂不屈道:“吾虽小臣,素明大义。吾首可碎,吾志不可夺!”贼怒甚,夹拶并加,足伤指折身死。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