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急关头有青年

  赵匡胤原本有一个哥哥,可惜哥哥不幸早逝了。他没当成哥哥的弟弟,却成了弟弟的哥哥,而这个弟弟,将影响他的人生。

  赵匡胤渐渐长大,由于家庭环境还过得去,可以读书识文,可以骑马射箭,因此文韬武略,着实是个人才。

  过了五年,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为他迎聘了贺氏。新婚燕尔,夫妻二人十分恩爱,在开封过着尽管些平淡,但还算幸福的日子。

  可惜好日子不长,才过两年,契丹大军南下,势如破竹,很快攻进了开封,在城中大肆抢掠。整个京城,是鲜血,是哭喊,是火光,没人能够制止,没人能够反抗。在野蛮的屠戮面前,文明不堪一击。

  耶律德光本想把开封作为辽国都城,从此扎根中原,中原各地节度使极力反对,耶律德光惧怕各地中原军队群起而攻,只得北还。

  不知道是不是他不愿依靠父亲的关系,非要走出一条自己的人生路,赵匡胤来到湖北,孤身投奔复州防御使王彦超。

  初入社会,阅历尚浅,难免碰壁,赵匡胤也不例外。他投奔王彦超便被拒绝,这跟大学生拿着简历首次面试遭遇失败一样儿一样儿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赵爷是什么人,你小子不留我,是你小子没眼光。总有一日,你小子肠子都要悔青。”

  正没计较处,远远望见一座寺庙,心想何不进去碰碰运气?再不济,总能蹭顿斋饭,毕竟肚子饿得慌了,管他寺庙道观的。

  打定主义,赵匡胤便向寺庙走去。他才跨进庙门,七八个小沙弥便将团团他围住,不准他入寺。“奶奶的熊,许尔等化斋,却不准老子蹭饭,是何道理?”

  他自幼习武,估计群僧也不会什么少林武功,哪里是他的对手?须臾之间,人人身中数脚数拳,毫无还手之力。

  老和尚在前领路,赵匡胤不慌不急地跟随其后。来到禅房,老和尚急忙吩咐寺里准备饭菜。眼下也没什么讲究,先填饱肚子再说。因此虽是素菜白饭,赵匡胤也先饱餐了一顿。

  赵匡胤吃饭的时候,老和尚借故离开。这老和尚也真是神人,赵匡胤刚刚放下碗筷,他便再次来到禅房。赵匡胤心想:“这老僧倒是识趣,否则我刚才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岂不叫人家笑话?”

  约莫一刻钟功夫,老和尚终于开口说:“往北则有遇!”有野史说老和尚说的是“遇郭乃安,历周始显,两日重光,囊木应谶。”

  他一路北上,途经一处兵营,远远望见帅旗上赫然书着一个大大的“郭”字,心中大喜,忖道:“莫非发迹在此?”

  时逢河中节度使李守贞起兵造反,郭威受命西征,屡立战功,越发受到后汉朝廷重用。赵匡胤跟随着郭威,尽管一直身份低微,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历练。

  世宗胸怀大志,他知左谏议大夫王朴精通术数,便问他:“朕当得几年?”王朴回答说:“微臣才疏学浅,斗胆以所学推断,当可三十载。”世宗闻言十分欣喜,说:“若如亲卿所言,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其宏图可见一斑。

  公元954年3月19日,后周军队与北汉契丹联军在高平县巴公原对峙。说是北汉契丹联军,实际上战场上只有北汉军队,因为北汉主刘崇轻敌,让契丹人在远处看他表演。

  的确,当“北风那个吹”时,后周军队保持着高度警惕,时刻防备着北汉军队的进攻。此时风向改变,他们反而放松了。刘崇正是想利用对方这个心理,攻其不备。

  果然,交战不久,后周右军指挥樊爱能、何徽便败下阵来,仓皇逃跑,后周军队阵脚大乱,不少士兵抛械投降。

  镜头投射在赵匡胤身上,只见他身先士卒,杀敌无数,越战越勇。这一切,周世宗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头。

  刘崇万万没有想到,顷俄之间,形式会变得如此被动。他当然不肯死心,亲自挥舞战旗,意欲指示手下军队上前迎敌,可惜士兵们太不争气,只顾逃命去了。

  此次大战,北汉兵死伤无数,丢盔弃甲,最后,北汉主刘崇仅领百余骑兵狼狈逃脱,当真是“偷鸡不成,反饰把米”,“没赔夫人,也折了兵。”

  巴公原之战,赵匡胤于千钧一发之际挺身而出,可谓功不可没。尤为重要的是,他在危急中保持头脑清醒,有勇有谋,果非等闲。

  对此,周世宗心知肚明,心知赵匡胤定是一个有为青年。第二章 危急关头有青年已加入书签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