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究竟有多强大?这些段子告诉你

  我们常常说汉朝强大,那汉朝到底有多强大呢?强大到被汉朝赶走的匈奴人在西徙的时候,打败了哥特人,哥特人打败了日耳曼人,而日耳曼人消灭了罗马帝国;强大到人人都有底气喊出一声“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强大到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王朝,可我们如今却还自称“汉人”。

  你可知汉朝的一个兵器库有多大?你可知大汉北击匈奴、南降百越时都用了些什么兵器?今天便实实在在地带你逛一回大汉朝的兵器库。

  当时西汉首都长安的武库规模,绝对算得上是全国首屈一指。有多大呢?东西长约710米,南北宽约322米,相当于32个足球场的面积。长安武库太大一时逛不过来,咱们暂且逛逛小一点儿的东海郡武库。

  东海郡武库主要存放有两大类兵车器,乘舆兵车器有58种军械,共计114693件;库兵车有182种军械,共计23753794件。再来看看都有些什么,弩537707个、弩矢11458424个、甲142701件、铠63324件、盾102551个、剑99905把、刀156135口;连弩车564乘、轻车301乘、冲车37辆、乘舆兵车24乘……

  这都还只是挑了几样咱们平时耳熟能详的兵车器,实际上武库的兵车器种类繁多数量庞大,没有十天半月数都数不清楚。光是枪类兵器就有铜戈、矛、乘舆钑、铍、戟、锻等等,战车类就更多了,像乘舆钲车、武攠车、将军鼓车、武刚强弩车、蜚楼行临车、合车等等数十种,还尽是些没有听说过的。

  这一遍逛下来少说也够目瞪口呆了吧,可这还只是汉成帝永始四年时一个东海郡的兵车器库存状况,那当时汉朝有多少个郡呢?105个。

  汉代继承了秦朝的二十等爵制,却没有延续秦朝的“小气苛刻”。从高祖二年(前205年)二月,因“立汉社稷”第一次给民赐爵开始,两汉的420年间给民赐爵达90次之多,那就相当于平均每四五年就会给民赐一次爵。当然如果遇到国家好事连连的时候,例如新皇登基、太子加冠、祭天封禅、祥瑞降世等等接连出现,一年赐爵一级的情况也是有的。

  汉朝赐爵可是实实在在的,赐爵对象是有国家正式户口的男性良民。可别小看这一级爵位,汉律中明确规定了,爵位可以拿来减免刑罚、减轻徭役负担,还能拿来换田宅,甚至到了一定等级后还换个小吏当当。

  可是如此频繁的赐爵岂不是人人都享高爵厚禄了,那谁还种田啊?汉朝皇帝可不傻,一般平民的爵位规定最高只能攒到第八级,再多就只能分给家里的其他亲属了。所以在平民爵位允许的范围内,汉朝本着有福同享的原则,与天下百姓共襄盛世,这便是王朝的大气魄。

  自从张骞凿空西域后,汉朝经常派遣使者去西域了解各地的风物人情,顺便也搜罗些奇珍异宝回来。一次,使者向武帝报告说西域大宛国有汗血宝马,此马不仅日行千里而且汗出如血。武帝最是爱马之人,何况宝马可遇不可求,于是武帝马上命人带上数千黄金,要去大宛换几匹汗血宝马回来。

  但是汗血宝马也是大宛国的国宝,于是国王心里盘算着,这里距离汉朝那么远,中间还有重重沙海阻隔,谅他们长了翅膀也难飞来,怕他作甚,不换!要光是不给马也就算了,可这位国王居然鬼迷心窍,派人在半道上劫杀了汉使,把所有财物全部抢了去。

  汉朝一看,可以啊,居然这么嚣张,看上你们的马不乖乖给我送来也就罢了,还给我来这么一手?我泱泱大汉若是连尔等小国都治不了,以后西域还怎么管!既然这样,也别废话了,直接打吧!

  当汉军大部队开进大宛境内的时候,大宛终于知道怕了。大臣和贵族们盘算了一番,最后合谋杀死了大宛国王,待汉军入城后又立了一位新的国王。汉军此去不仅降服了大宛国,还顺手灭了轮台国和郁成国。此战过后,西域诸国才反应过来,匈奴算什么,汉朝才是老大啊!于是纷纷争着抢着来遣使朝拜,还急着要把本国的王子送入长安为质。

  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东汉王朝恢复了往日的精气神,开始重新经营西域。这次西征很顺利,只一年时间西征大军就凯旋回朝了。可匈奴也不傻,只等大部队刚一撤回,单于便带兵卷土重来。汉朝留守西域的兵力寥寥无几,而刚被匈奴攻破的车师转脸就帮着匈奴对付汉军。当时驻扎在车师金蒲城的戊校尉耿恭,率领数百汉军只能暂时退入疏勒城镇守。只是没承想这一守便是一年。

  援军迟迟未来,匈奴又不肯撤离,汉军被死死围困在城内。粮草断绝,就煮铠甲弓弩上的筋革来充饥。水源被截,就掘地十五丈,直到泉水喷涌而出。弓弩没了,就拿城里的石头当兵器往下砸。饶是如此,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人肯屈服。

  就在城中仅剩数十人的时候,匈奴单于再次派出使者想要招降耿恭。耿恭将使者带上城墙,当着匈奴人的面亲手将其杀死并烤熟,全然不顾城下匈奴人愤怒到扭曲的嘴脸,只在城上与士兵们谈笑着分食虏肉。这一幕便是日后让抗金将领岳飞无比敬慕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匈奴人是再不敢派使者上去了,只能眼巴巴在城下耗着。

  另一边,此前因为先帝驾崩和新君登基而掉线了数月的大汉朝廷此时总算收拾好了朝中乱局,准备再次上线了。汉章帝亲自主持公卿会议,研究救援西域校尉的事宜。朝堂上,有不少人认为耿恭他们恐怕早就以身殉国了,即便没有,为了救援几百人而出动大军深入万里之遥,耗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实在不值当。

  其实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可是,那一群人是大汉将士,而这是在汉朝。马上,司徒鲍昱为首力图救援的一派站了出来,他说道:“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所以,即便只有一个士兵还在苦苦坚守,大汉就不会弃之不顾,若是连一个士兵都没有活下来,那便去将他们的英魂带回来。

  当汉朝大军赶去的时候只看到了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二十六人,而这其中还有一半的人没能熬过回家的漫漫长路。三个月后,当军队度过玉门关时,最终只剩下十三人得以重新踏入汉朝的疆土。

  大汉的强大是兵强马壮的大国底气,也是与民同庆的大国风范,是宁死不屈的铮铮铁骨,也是不抛弃不放弃的大国气度。

  参考资料:《后汉书》、《尹湾汉墓简牍》、《秦汉时期的“赐民爵”及“小爵”》、《西汉“赐民爵”小考》

F